《光明日报》发表我校新闻与传播学院宗俊伟副教授文章:荧屏上劳动者形象在变,但劳动最光荣的价值认同没有变
发布人:杨明  信息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发布日期:2020.05.21  阅读次数:9595 

《光明日报》 2020年05月20日 15版

 

                               荧屏上劳动者形象在变,但劳动最光荣的价值认同没有变
                                                     宗俊伟


  在中国电视剧发展历程中,涌现出《钢铁年代》《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等一批生动刻画各行各业普通劳动者形象的精品力作,而荧屏上劳动者形象的流变与新中国成立数十年来的社会转型、制度变革与文化嬗变等一脉相承。

    工农主体:集体生产阶段的时代宠儿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之时,亟待劳动者的双手缔造新生活,劳动本身成为一种满载荣誉和光环的神圣存在。
  从《一口菜饼子》开启中国荧屏之旅以来,曲折探索期的《新的一代》《养猪姑娘》《雷锋》《党救活了他》《公社党委书记的女儿》等电视剧作品,就把镜头热情洋溢地对准了普通劳动者,虽有诸多宣传教育成分,但在呈现当时劳动者精神面貌和心路历程方面不乏建树。此后《有一个青年》中的电焊女工顾明华、《卖大饼的姑娘》中的点心店组长王英、《乔厂长上任记》中的电机厂厂长乔光朴、《新星》中的县委书记李向南等具有批判反思和改革创新精神的新人物,为新时期劳动者荧屏审美带来了新动能。此时,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劳动者形象逐步跃入大众视野,如《凡人小事》《新闻启示录》《寻找回来的世界》等作品中的中学教师顾桂兰、大学党委书记邢天、工读学校老师徐问等,也都引起较好反响,之后知识分子题材在中国荧屏一直不曾缺席,如后来的《红莓花儿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等,均彰显了知识分子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意义。
  如果说以工农为主体的劳动者形象是历史和审美的必然选择,那么在这一宏大社会进程中同时还被裹挟进了其他身份的劳动者,并经此造成一种偶然与必然性交汇后的身份融合及职业跨界现象。先是由城市向农村的迁移,知识青年响应国家号召下乡劳动改造,与此相应出现了一大批知青题材,如《蹉跎岁月》《今夜有暴风雪》《平凡的世界》《北风那个吹》《那样芬芳》等,呼应了一代人的青春岁月和劳动经历;其后是由农村向城市的漂流,随着城市化浪潮风起云涌,大量农民工进城务工,如《外来妹》《民工》《生存之民工》《闯荡》等,则开启了另一轮不无阵痛的身份置换。
  但在荧屏塑造的林林总总劳动者群体中,工农形象始终是其非常重要的美学图谱,并被时代变迁赋予了某种特殊光环,在电视剧其后更为漫长的繁荣发展期也一直备受瞩目,如《天高地厚》《农民代表》《插树岭》《老农民》《黄土高天》等农村题材剧里的鲍月芝、徐志诚、秦学安等人,《大工匠》《漂亮的事》《钢铁年代》《爱在苍茫大地间》《工人大院》等工业题材剧里的沈晗、尚铁龙、闻一达等人,于时代镜像之中无不在特定的社会转型期扮演了不可替代的历史角色,与国家命运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为中国电视剧审美涂抹了一笔浓墨重彩。

    职场中坚:不同职业领域的中流砥柱
  虽时有职业剧不够职业的批评声音,但近些年职业剧创作的确做了很多有益探索,曾经的工厂、车间、农村、田野、粗衣布衫等悄然让位于企业、公司、办公楼、谈判桌与精致西装等,火热的集体生产生活更多置换为案头劳作和城市奔波;《杜拉拉升职记》《金牌律师》《柳叶刀》《欢乐颂》《外科风云》《我的前半生》《谈判官》《都挺好》等职业剧折射了来自各个领域类型迥异的不同身份劳动者的职业行为与生活状态,塑造了杜拉拉、顾明道、苏明玉、童薇等职员、高管、谈判官、医生等相差悬殊的动人形象,并揭示出这些新型劳动者自立自强、敬业爱业、寻求认同的共同精神特征。应该指出的是,职业剧的总体叙事策略在人物塑造方面是下沉的,主角并非一律霸道总裁或高级领导,而多聚焦普通一员,并展现出普通劳动者感人至深的职业操守与信仰追求,如医疗剧《外科风云》中庄恕对真相与救赎的孜孜以求也感染着每一个平凡自我。在此情况下,这些职业剧中的劳动者突破了自身不无狭隘的圈层局限,超越了与生俱来的不足与迷茫,逐渐成长为各自领域的中坚力量,并托举起新时代的劳动者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职场剧中的女性成长是经历复杂性别权力斗争后的一道亮丽风景。《欢乐颂》中有着各种不如意但获得集体成长的安迪等、《我的前半生》中曾经依附男性继而独立自强的罗子君、《谈判官》中商务谈判桌上叱咤风云的童薇、《都挺好》中深受原生家庭伤害但自我奋斗成功的苏明玉等一众光彩夺目的职场女性,合力谱奏出女性成长的时代强音。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时,经此史无前例的全民伟大抗疫,医疗剧必将积聚更大潜力喷薄而出,医者仁心的大医形象也会更加深入人心。

    扶贫群像:脱贫攻坚伟大使命的践行者
  2020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值此特殊的时间节点,一大批扶贫题材电视剧应运而生。扶贫剧上承反映工、农、兵、医、学、商等各职业领域劳动者电视剧创作的文化基因,并精准嵌入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时代话语。
  扶贫剧中的劳动者是一个凝心聚力的群体,有来自城市各个职业领域的职工,有始终留守乡村的基层干部和群众,也有漂泊异地多年后返乡的游子们,他们共同在“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和“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等一系列精神的感召下,同频共振,携手打造“天蓝、地绿、水清、人和”的中国乡村新环境。此前已播和在播的《马向阳下乡记》《一个都不能少》《绿水青山带笑颜》《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等扶贫题材电视剧作品,从多层次、多维度塑造了劳动者形象,他们要么利用自身的科技、知识、项目等致力解决农村落后现状,从而为扶贫叙事赋予某种启蒙与救赎色彩,要么自力更生、上下求索,齐心协力奋斗出一条新路,其间救赎与自救、输入与创造、外来与内生多种叙事话语互相交织,使得扶贫剧在阐释国家政策的同时,也抵达了一种美学深度。此外,还有《温暖的味道》《最美的乡村》《寻找北极星》《花繁叶茂》等多部扶贫剧经过前期宣传蓄势待播,可以想见,它们必将不吝笔墨、继续书写属于这个时代劳动者的光辉形象。
  应该说,扶贫剧的创作是伴随新型城市化进程而出现的。在这个新历史阶段,乡村不再被遮蔽,农民劳动者再次大张旗鼓地进入荧屏审美之列;乡村与城市之间启动了新一轮对话、交流,大批有知识有视野的城市劳动者也再次进入乡村帮扶、付出,此时,乡村再次成为当下各领域劳动者竞放异彩的综合大舞台。(作者系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

兼容Internet Explorer 8+、Firefox 18+、Safari 5+、Chrome 22+、Opera 12+等浏览器
版权所有 郑州大学 200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