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对娄晓民教授和娄昊医生父子党员抗击疫情的报道
发布人:杨明  信息来源:党委宣传部  发布日期:2020.03.04  阅读次数:9014 
2020年2月27日 学习强国平台

                   在一起丨郑大小伙援助武汉被央视报道!“纸片人” 背后的故事更感人......
  在抗击疫情的严峻斗争中,公共卫生学院娄晓民教授和其子,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感染科医生、公共卫生学院毕业生娄昊,就是一对活跃在抗疫战场的党员父子兵。
  自疫情发生以来,娄晓民作为河南省教育系统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之一,先后带领课题组成员对郑州、新乡、信阳3个地市的广大师生开展调研。2月9日,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其牵头完成的调查报告以疫情专报的形式向全省教育系统发布。
  准备完善 细致稳妥才安心
  2月2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娄昊的战“疫”故事,记录了他在武汉一线为其他医护人员做好防护工作,当好“安全守护神”的点点滴滴。
  院感医生站在污染区和清洁区的边界,确保每一位医务人员防护到位后把他们送进病房,负责把医护人员从污染区安全地接回来,被医务人员亲切地称作“安全守护神”。作为一附院援鄂医疗队唯一一名院感医生,自2月4日随队到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后,娄昊就肩负起了整个医疗队46人穿脱防护服、把控防护服质量的职责。
  娄昊从事防疫一线工作多年,繁琐的防护服穿脱流程他早已牢记于心,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娄昊利用去武汉在高铁上的时间,为整支医疗队讲解“新冠状病毒”的防护知识,为大家达到后有序展开工作提供保障。
  抵达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之后,面对工作场地不熟、防护物资的欠缺、医务人员疲惫等情况,他第一时间仔细梳理了包括患者出入口、医务人员出入口,物资出入口、医疗废物出入口在内的多个医院出入口,确保调配防护用品及时准确。同行的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任王宏民说:“我们都非常有信心,如果缺了什么东西他就给我们补上来。”
  穿防护服难,脱防护服更难,因为从污染区出来,所有的防护都已经被污染,医护人员需要在不接触污染面的情况下脱掉防护设备。在频繁听到由于防护工作做的不到位,而引起医务人员裸露感染的痛心新闻之后,娄昊的弦绷得更紧了。
他尽力为每一位医务人员穿戴号码最合适的防护用品,用皮筋或者塑料袋保证鞋子不掉,用透明胶带粘牢手腕缝隙。这些他摸索出来的小窍门,成为了每一位医务人员可以交付后背、安心奋战的保障。
  不辞辛劳 碎片休息为放心
  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一天有四个交接班:凌晨2点、早上8点、下午2点、晚上8点。为了保证一线同事的防控安全,把好“防护屏障关”,娄昊参与了全部4班的交接。每次交接班,娄昊就跟着上班的人去方舱,指导进舱人员穿戴防护品,再去污区外,近距离、一对一地逐步指导出舱人员无暴露脱除防护,而他自己只能在交接班的间隙才能回到酒店休息一会儿。
  睡眠时间每天不到6个小时、每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碎片式睡眠就成了娄昊的“新常态”。同行的一附郑东院区综合医学部科护士长周纪妹说:“院感完全担负着我们所有救援队成员的安危,所以他一天24个小时被生生隔成了好几段,他就是我们队里面的纸片人,他的时间已经被撕成了小碎片。”
  紧张忙碌的工作、特殊的作息限制了娄昊与家人的联系时间。因不愿打扰他的工作,娄昊的家人很少主动联系他,基本都是等待着娄昊忙完工作后的那通电话。
  医院每天晚上八点都会召开例会,等到娄昊忙完医护人员的防护工作后,通常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或十点多。这时候娄昊会给家人打个电话或者发个视频,向家人道声平安,看看10个月的小女儿,聊一聊各自的生活。或者在下午休息的时候抽空打个电话,即使只有七八分钟,也能给娄昊带来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娄昊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大家需要我,我就应该出现在大家身边,全力为大家保驾护航;后方的好多亲朋好友、领导同事都以各种形式在关心着我,我也一定会好好的,让大家放心,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防疫战斗 父子二人齐上阵
  当娄昊在武汉一线全力以赴战“疫”时,他的父亲娄晓民教授也在河南省内积极参与防疫行动,为全力保障后方家乡的安全贡献自己的力量。娄晓民已经60岁了,作为一名老党员,他从1985年开始参与省内各学校安全工作,至今已有35年。
  他曾在2009年深入H1N1甲流一线地区,参与过肺结核等传染病的防治工作,有着丰富的防疫经验。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娄晓民临危受命,被任命为河南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技术专家组副组长,与多位专家共同参与省内防疫工作。
  疫情紧急,刻不容缓,娄晓民为了省内防疫工作可谓是尽心竭力:去往省内高校进行调研、处理学校卫生问题、整理上百万师生的疫情认知调查报告、做客河南电视台回答“网上教学”热点问题……很多时候,一场会要从下午两点开到晚上九点,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吃点饼干喝口水就继续工作。娄晓民说:“在其位谋其政,我要对得起共产党员这个身份,要承担起一名共产党员、一个郑大人的责任和担当。”
  求是担当、严谨认真,娄晓民以身作则,也把这样的精神传承给了儿子娄昊。娄昊常说:“我感谢父亲,他的专业精神和敬业精神一直鼓舞着我。”娄昊沿着父亲的轨迹,从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毕业,到一附院做了一名院感医生,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娄昊告知父亲自己主动要求上前线时,娄晓民确实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儿子的信任和期待。他叮嘱儿子:“防护在传染病中极为重要,责任重大。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和其他医护人员,切忌马虎大意。”他说,疫情防护是儿子的本职工作和职责所在,他有责任把46个人全都安全带回来,“疫情当前,国家需要他上前线,人民需要他守护!无论是作为共产党员还是郑大人,他都义不容辞。”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娄氏父子始终用自己的执着与坚持,书写着感人的故事。
身为党员,他们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不畏风险,勇敢逆行;身为医生,他们切实承担起郑大医学人的使命与担当,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积极贡献郑大人的智慧与力量。
  他们坚信,阴霾即将散去,春暖必会花开。
  链接: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17124876877777374852&item_id=17124876877777374852&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pid=&ptype=-1&source=share&share_to=wx_single&from=singlemessage


2020年2月27日 中国教育新闻网

                        郑州大学:党员父子齐上阵,抗“疫”战场展风采
  在抗击疫情的严峻斗争中,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娄晓民教授和其儿子——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感染科医生、公共卫生学院毕业生娄昊,就是一对活跃在抗疫战场的党员父子兵。
  自疫情发生以来,娄晓民作为河南省教育系统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之一,先后带领课题组成员对郑州、新乡、信阳3个地市的广大师生开展调研。2月9日,河南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其牵头完成的调查报告以疫情专报的形式向全省教育系统发布。
  与此同时,在父亲积极为疫情防控调研奔走、建言献策的影响下,儿子娄昊也于2月4日毅然踏上了奔赴武汉前线的征程,并于2月5日正式进驻武汉市江汉“方舱医院”,成为首批进驻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员。
2月2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娄昊的战“疫”故事,记录了他在武汉一线为其他医护人员做好防护工作,当好“安全守护神”的点点滴滴。
  院感医生站在污染区和清洁区的边界,确保每一位医务人员防护到位后把他们送进病房,负责把医护人员从污染区安全地接回来,被医务人员亲切地称作“安全守护神”。作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唯一一名院感医生,自2月4日随队到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后,娄昊就肩负起了整个医疗队46人穿脱防护服、把控防护服质量的职责。
  娄昊从事防疫一线工作多年,繁琐的防护服穿脱流程他早已牢记于心,为保证大家的安全,娄昊利用去武汉在高铁上的时间,为整支医疗队讲解新冠状病毒的防护知识,为大家达到后有序展开工作提供保障。
  抵达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后,面对工作场地不熟、防护物资的欠缺、医务人员疲惫等情况,娄昊第一时间仔细梳理了包括患者出入口、医务人员出入口,物资出入口、医疗废物出入口在内的多个医院出入口,确保调配防护用品及时准确。同行的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任王宏民说:“我们都非常有信心,如果缺了什么东西他就给我们补上来。”
  穿防护服难,脱防护服更难,因为从污染区出来,所有的防护都已经被污染,医护人员需要在不接触污染面的情况下脱掉防护设备。在频繁听到由于防护工作做的不到位而引起医务人员裸露感染的痛心新闻后,娄昊的弦绷得更紧了。
  他尽力为每一位医务人员穿戴号码最合适的防护用品,用皮筋或者塑料袋保证鞋子不掉,用透明胶带粘牢手腕缝隙。这些他摸索出来的小窍门,成为每一位医务人员可以交付后背、安心奋战的保障。
  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一天有4个交接班:凌晨2点、早上8点、下午2点、晚上8点。为保证一线同事的防控安全,把好“防护屏障关”,娄昊参与了全部4班的交接。每次交接班,娄昊就跟着上班的人去方舱,指导进舱人员穿戴防护品,再去污区外,近距离、一对一地逐步指导出舱人员无暴露脱除防护,而他自己只能在交接班的间隙才能回到酒店休息一会儿。
  睡眠时间每天不到6个小时、每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碎片式睡眠就成了娄昊的“新常态”。同行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东院区综合医学部科护士长周纪妹说:“院感完全担负着我们所有救援队成员的安危,所以他一天24个小时被生生隔成了好几段,他就是我们队里面的纸片人,他的时间已经被撕成了小碎片。”
  紧张忙碌的工作、特殊的作息限制了娄昊与家人的联系时间。因不愿打扰他的工作,娄昊的家人很少主动联系他,基本都是等待着娄昊忙完工作后的那通电话。
  医院每天晚上八点都会召开例会,等到娄昊忙完医护人员的防护工作后,通常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或十点多。这时候娄昊会给家人打个电话或者发个视频,向家人道声平安,看看10个月的小女儿,聊一聊各自的生活。或者在下午休息的时候抽空打个电话,即使只有七八分钟,也能给娄昊带来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娄昊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大家需要我,我就应该出现在大家身边,全力为大家保驾护航;后方的好多亲朋好友、领导同事都以各种形式在关心着我,我也一定会好好的,让大家放心,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当娄昊在武汉一线全力以赴战“疫”时,他的父亲娄晓民教授也在河南省内积极参与防疫行动,为全力保障后方家乡的安全贡献自己的力量。娄晓民已经60岁,作为一名老党员,他从1985年开始参与省内各学校安全工作,至今已有35年。
  他曾在2009年深入H1N1甲流一线地区,参与过肺结核等传染病的防治工作,有着丰富的防疫经验。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娄晓民临危受命,被任命为河南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技术专家组副组长,与多位专家共同参与省内防疫工作。
  疫情紧急,刻不容缓,娄晓民为了省内防疫工作可谓是尽心竭力:去往省内高校进行调研、处理学校卫生问题、整理上百万师生的疫情认知调查报告、做客河南电视台回答“网上教学”热点问题……很多时候,一场会要从下午两点开到晚上九点,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吃点饼干喝口水就继续工作。娄晓民说:“在其位谋其政,我要对得起共产党员这个身份,要承担起一名共产党员、一个郑大人的责任和担当。”
  求是担当、严谨认真,娄晓民以身作则,也把这样的精神传承给了儿子娄昊。娄昊常说:“我感谢父亲,他的专业精神和敬业精神一直鼓舞着我。”娄昊沿着父亲的轨迹,从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毕业,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做了一名院感医生,也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娄昊告知父亲自己主动要求上前线时,娄晓民确实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儿子的信任和期待。他叮嘱娄昊:“防护在传染病中极为重要,责任重大。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和其他医护人员,切忌马虎大意。”他说,疫情防护是儿子的本职工作和职责所在,他有责任把46个人全都安全带回来,“疫情当前,国家需要他上前线,人民需要他守护!无论是作为共产党员还是郑大人,他都义不容辞。”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娄氏父子始终用自己的执着与坚持,书写着感人的故事。
  身为党员,他们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不畏风险,勇敢逆行;身为医生,他们切实承担起郑大医学人的使命与担当,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积极贡献郑大人的智慧与力量。
  链接:http://www.shuren100.com/Home/News/details/id/1504.html?from=singlemessage


2020年2月26日 大河网

                     战“疫”英雄|郑州大学:党员父子齐上阵,抗“疫”战场展风采
  在抗击疫情的严峻斗争中,公共卫生学院娄晓民教授和其子,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感染科医生、公共卫生学院毕业生娄昊,就是一对活跃在抗疫战场的党员父子兵。
  自疫情发生以来,娄晓民作为河南省教育系统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之一,先后带领课题组成员对郑州、新乡、信阳3个地市的广大师生开展调研。2月9日,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其牵头完成的调查报告以疫情专报的形式向全省教育系统发布。
  与此同时,在父亲积极为疫情防控调研奔走,建言献策的影响下,儿子娄昊也于2月4日毅然踏上了奔赴武汉前线的征程,并于2月5日正式进驻武汉市江汉“方舱医院”,成为首批进驻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员。
  准备完善细致稳妥才安心
  2月2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娄昊的战“疫”故事,记录了他在武汉一线为其他医护人员做好防护工作,当好“安全守护神”的点点滴滴。
  院感医生站在污染区和清洁区的边界,确保每一位医务人员防护到位后把他们送进病房,负责把医护人员从污染区安全地接回来,被医务人员亲切地称作“安全守护神”。作为一附院援鄂医疗队唯一一名院感医生,自2月4日随队到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后,娄昊就肩负起了整个医疗队46人穿脱防护服、把控防护服质量的职责。
  娄昊从事防疫一线工作多年,繁琐的防护服穿脱流程他早已牢记于心,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娄昊利用去武汉在高铁上的时间,为整支医疗队讲解“新冠状病毒”的防护知识,为大家达到后有序展开工作提供保障。
  抵达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之后,面对工作场地不熟、防护物资的欠缺、医务人员疲惫等情况,他第一时间仔细梳理了包括患者出入口、医务人员出入口,物资出入口、医疗废物出入口在内的多个医院出入口,确保调配防护用品及时准确。同行的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任王宏民说:“我们都非常有信心,如果缺了什么东西他就给我们补上来。”
  穿防护服难,脱防护服更难,因为从污染区出来,所有的防护都已经被污染,医护人员需要在不接触污染面的情况下脱掉防护设备。在频繁听到由于防护工作做的不到位,而引起医务人员裸露感染的痛心新闻之后,娄昊的弦绷得更紧了。
  他尽力为每一位医务人员穿戴号码最合适的防护用品,用皮筋或者塑料袋保证鞋子不掉,用透明胶带粘牢手腕缝隙。这些他摸索出来的小窍门,成为了每一位医务人员可以交付后背、安心奋战的保障。
  不辞辛劳碎片休息为放心
  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一天有四个交接班:凌晨2点、早上8点、下午2点、晚上8点。为了保证一线同事的防控安全,把好“防护屏障关”,娄昊参与了全部4班的交接。每次交接班,娄昊就跟着上班的人去方舱,指导进舱人员穿戴防护品,再去污区外,近距离、一对一地逐步指导出舱人员无暴露脱除防护,而他自己只能在交接班的间隙才能回到酒店休息一会儿。
  睡眠时间每天不到6个小时、每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碎片式睡眠就成了娄昊的“新常态”。同行的一附郑东院区综合医学部科护士长周纪妹说:“院感完全担负着我们所有救援队成员的安危,所以他一天24个小时被生生隔成了好几段,他就是我们队里面的纸片人,他的时间已经被撕成了小碎片。”
  紧张忙碌的工作、特殊的作息限制了娄昊与家人的联系时间。因不愿打扰他的工作,娄昊的家人很少主动联系他,基本都是等待着娄昊忙完工作后的那通电话。
  医院每天晚上八点都会召开例会,等到娄昊忙完医护人员的防护工作后,通常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或十点多。这时候娄昊会给家人打个电话或者发个视频,向家人道声平安,看看10个月的小女儿,聊一聊各自的生活。或者在下午休息的时候抽空打个电话,即使只有七八分钟,也能给娄昊带来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娄昊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大家需要我,我就应该出现在大家身边,全力为大家保驾护航;后方的好多亲朋好友、领导同事都以各种形式在关心着我,我也一定会好好的,让大家放心,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防疫战斗父子二人齐上阵
  当娄昊在武汉一线全力以赴战“疫”时,他的父亲娄晓民教授也在河南省内积极参与防疫行动,为全力保障后方家乡的安全贡献自己的力量。娄晓民已经60岁了,作为一名老党员,他从1985年开始参与省内各学校安全工作,至今已有35年。
  他曾在2009年深入H1N1甲流一线地区,参与过肺结核等传染病的防治工作,有着丰富的防疫经验。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娄晓民临危受命,被任命为河南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技术专家组副组长,与多位专家共同参与省内防疫工作。
  疫情紧急,刻不容缓,娄晓民为了省内防疫工作可谓是尽心竭力:去往省内高校进行调研、处理学校卫生问题、整理上百万师生的疫情认知调查报告、做客河南电视台回答“网上教学”热点问题……很多时候,一场会要从下午两点开到晚上九点,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吃点饼干喝口水就继续工作。娄晓民说:“在其位谋其政,我要对得起共产党员这个身份,要承担起一名共产党员、一个郑大人的责任和担当。”
  求是担当、严谨认真,娄晓民以身作则,也把这样的精神传承给了儿子娄昊。娄昊常说:“我感谢父亲,他的专业精神和敬业精神一直鼓舞着我。”娄昊沿着父亲的轨迹,从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毕业,到一附院做了一名院感医生,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娄昊告知父亲自己主动要求上前线时,娄晓民确实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儿子的信任和期待。他叮嘱儿子:“防护在传染病中极为重要,责任重大。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和其他医护人员,切忌马虎大意。”他说,疫情防护是儿子的本职工作和职责所在,他有责任把46个人全都安全带回来,“疫情当前,国家需要他上前线,人民需要他守护!无论是作为共产党员还是郑大人,他都义不容辞。”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娄氏父子始终用自己的执着与坚持,书写着感人的故事。
  身为党员,他们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不畏风险,勇敢逆行;身为医生,他们切实承担起郑大医学人的使命与担当,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积极贡献郑大人的智慧与力量。
  他们坚信,阴霾即将散去,春暖必会花开。
  链接:https://4g.dahe.cn/edu/20200226606044?from=singlemessage


2020年2月26日 大河客户端

                   郑大小伙援助武汉被央视报道!“纸片人” 背后的故事更感人......
  疫情当前,抗疫一线在哪里,党旗就飘扬在哪里,党员干部的身影就活跃在哪里。
  在抗击疫情的严峻斗争中,公共卫生学院娄晓民教授和其子,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感染科医生、公共卫生学院毕业生娄昊,就是一对活跃在抗疫战场的党员父子兵。
  自疫情发生以来,娄晓民作为河南省教育系统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之一,先后带领课题组成员对郑州、新乡、信阳3个地市的广大师生开展调研。2月9日,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其牵头完成的调查报告以疫情专报的形式向全省教育系统发布。
  与此同时,在父亲积极为疫情防控调研奔走,建言献策的影响下,儿子娄昊也于2月4日毅然踏上了奔赴武汉前线的征程,并于2月5日正式进驻武汉市江汉“方舱医院”,成为首批进驻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员。
  准备完善细致稳妥才安心
  2月2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娄昊的战“疫”故事,记录了他在武汉一线为其他医护人员做好防护工作,当好“安全守护神”的点点滴滴。
  院感医生站在污染区和清洁区的边界,确保每一位医务人员防护到位后把他们送进病房,负责把医护人员从污染区安全地接回来,被医务人员亲切地称作“安全守护神”。作为一附院援鄂医疗队唯一一名院感医生,自2月4日随队到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后,娄昊就肩负起了整个医疗队46人穿脱防护服、把控防护服质量的职责。
  娄昊从事防疫一线工作多年,繁琐的防护服穿脱流程他早已牢记于心,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娄昊利用去武汉在高铁上的时间,为整支医疗队讲解“新冠状病毒”的防护知识,为大家达到后有序展开工作提供保障。
  抵达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之后,面对工作场地不熟、防护物资的欠缺、医务人员疲惫等情况,他第一时间仔细梳理了包括患者出入口、医务人员出入口,物资出入口、医疗废物出入口在内的多个医院出入口,确保调配防护用品及时准确。同行的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任王宏民说:“我们都非常有信心,如果缺了什么东西他就给我们补上来。”
  穿防护服难,脱防护服更难,因为从污染区出来,所有的防护都已经被污染,医护人员需要在不接触污染面的情况下脱掉防护设备。在频繁听到由于防护工作做的不到位,而引起医务人员裸露感染的痛心新闻之后,娄昊的弦绷得更紧了。
  他尽力为每一位医务人员穿戴号码最合适的防护用品,用皮筋或者塑料袋保证鞋子不掉,用透明胶带粘牢手腕缝隙。这些他摸索出来的小窍门,成为了每一位医务人员可以交付后背、安心奋战的保障。
  不辞辛劳碎片休息为放心
  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一天有四个交接班:凌晨2点、早上8点、下午2点、晚上8点。为了保证一线同事的防控安全,把好“防护屏障关”,娄昊参与了全部4班的交接。每次交接班,娄昊就跟着上班的人去方舱,指导进舱人员穿戴防护品,再去污区外,近距离、一对一地逐步指导出舱人员无暴露脱除防护,而他自己只能在交接班的间隙才能回到酒店休息一会儿。
  睡眠时间每天不到6个小时、每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碎片式睡眠就成了娄昊的“新常态”。同行的一附郑东院区综合医学部科护士长周纪妹说:“院感完全担负着我们所有救援队成员的安危,所以他一天24个小时被生生隔成了好几段,他就是我们队里面的纸片人,他的时间已经被撕成了小碎片。”
  紧张忙碌的工作、特殊的作息限制了娄昊与家人的联系时间。因不愿打扰他的工作,娄昊的家人很少主动联系他,基本都是等待着娄昊忙完工作后的那通电话。
  医院每天晚上八点都会召开例会,等到娄昊忙完医护人员的防护工作后,通常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或十点多。这时候娄昊会给家人打个电话或者发个视频,向家人道声平安,看看10个月的小女儿,聊一聊各自的生活。或者在下午休息的时候抽空打个电话,即使只有七八分钟,也能给娄昊带来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娄昊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大家需要我,我就应该出现在大家身边,全力为大家保驾护航;后方的好多亲朋好友、领导同事都以各种形式在关心着我,我也一定会好好的,让大家放心,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防疫战斗父子二人齐上阵
  当娄昊在武汉一线全力以赴战“疫”时,他的父亲娄晓民教授也在河南省内积极参与防疫行动,为全力保障后方家乡的安全贡献自己的力量。娄晓民已经60岁了,作为一名老党员,他从1985年开始参与省内各学校安全工作,至今已有35年。
  他曾在2009年深入H1N1甲流一线地区,参与过肺结核等传染病的防治工作,有着丰富的防疫经验。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娄晓民临危受命,被任命为河南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技术专家组副组长,与多位专家共同参与省内防疫工作。
  疫情紧急,刻不容缓,娄晓民为了省内防疫工作可谓是尽心竭力:去往省内高校进行调研、处理学校卫生问题、整理上百万师生的疫情认知调查报告、做客河南电视台回答“网上教学”热点问题……很多时候,一场会要从下午两点开到晚上九点,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吃点饼干喝口水就继续工作。娄晓民说:“在其位谋其政,我要对得起共产党员这个身份,要承担起一名共产党员、一个郑大人的责任和担当。”
  求是担当、严谨认真,娄晓民以身作则,也把这样的精神传承给了儿子娄昊。娄昊常说:“我感谢父亲,他的专业精神和敬业精神一直鼓舞着我。”娄昊沿着父亲的轨迹,从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毕业,到一附院做了一名院感医生,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娄昊告知父亲自己主动要求上前线时,娄晓民确实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儿子的信任和期待。他叮嘱儿子:“防护在传染病中极为重要,责任重大。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和其他医护人员,切忌马虎大意。”他说,疫情防护是儿子的本职工作和职责所在,他有责任把46个人全都安全带回来,“疫情当前,国家需要他上前线,人民需要他守护!无论是作为共产党员还是郑大人,他都义不容辞。”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娄氏父子始终用自己的执着与坚持,书写着感人的故事。
  身为党员,他们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不畏风险,勇敢逆行;身为医生,他们切实承担起郑大医学人的使命与担当,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积极贡献郑大人的智慧与力量。
  他们坚信,阴霾即将散去,春暖必会花开。
  链接:https://news.dahebao.cn/dahe/appcommunity/1502465?newsId=1502465&from=groupmessage


2020年2月26日 猛犸新闻

                   战“疫”父子!父亲忙于疫情防控调研,儿子驰援武汉入方舱医院
  这是河南又一对战“疫”父子:父亲忙于疫情防控调研,儿子驰援武汉入“方舱医院”。
  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娄晓民,其子娄昊是一名公共卫生学院毕业生、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科医生,此次疫情中成为郑大一附院援鄂医疗队队员。
  医护人员的“安全守护神”
  “院感医生”是一个特殊的“工种”。他需要站在污染区和清洁区的边界,确保每一位医务人员防护到位后把他们送进病房,负责把医护人员从污染区安全地接回来,被医务人员亲切地称作“安全守护神”。
  作为一附院援鄂医疗队唯一一名院感医生,娄昊自2月4日随队到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后,就肩负起了整个医疗队46人穿脱防护服、把控防护服质量的职责。
  娄昊从事防疫一线工作多年,繁琐的防护服穿脱流程早已牢记于心。利用去武汉在高铁上的时间,他为整支医疗队讲解“新冠状病毒”的防护知识,为大家达到后有序展开工作提供保障。
  抵达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之后,面对工作场地不熟、防护物资的欠缺、医务人员疲惫等情况,娄昊第一时间梳理了多个医院出入口,确保调配防护用品及时准确。同行的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任王宏民表示:“我们都非常有信心,如果缺了什么东西他(娄昊)就给我们补上来。”
  穿防护服难,脱防护服更难。从污染区出来,所有防护都已经被污染,医护人员需要在不接触污染面的情况下脱掉防护设备。在频繁听到由于防护工作做的不到位,而引起医务人员裸露感染的痛心新闻之后,娄昊的弦绷得更紧了。
  娄昊尽力为每一位医务人员穿戴号码最合适的防护用品,用皮筋或者塑料袋保证鞋子不掉,用透明胶带粘牢手腕缝隙。这些他摸索出来的小窍门,成为了每一位医务人员可以交付后背、安心奋战的保障。
  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一天有四个交接班:凌晨2点、早上8点、下午2点、晚上8点。为了保证一线同事的防控安全,把好“防护屏障关”,娄昊参与了全部4班的交接。每次交接班,娄昊就跟着上班的人去方舱,指导进舱人员穿戴防护品,再去污区外,近距离、一对一地逐步指导出舱人员无暴露脱除防护,而他自己只能在交接班的间隙才能回到酒店休息一会儿。
  因此,睡眠时间每天不到6个小时、每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碎片式睡眠就成了娄昊的“新常态”。同行的一附郑东院区综合医学部科护士长周纪妹说:“院感完全担负着我们所有救援队成员的安危,所以他一天24个小时被生生隔成了好几段,他就是我们队里面的纸片人,他的时间已经被撕成了小碎片。”
  校园安全的“瞭望兵”
  如果说娄昊是医护人员的“安全守护神”,他的父亲娄晓民此次战“役”中可谓校园安全的“瞭望兵”。
自疫情发生以来,娄晓民作为河南省教育系统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之一,先后带领课题组成员对郑州、新乡、信阳3个地市的广大师生开展调研。2月9日,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其牵头完成的调查报告以疫情专报的形式向全省教育系统发布。
  娄晓民已经60岁了,作为一名老党员,他从1985年开始参与省内各学校安全工作,至今已有35年。他曾在2009年深入H1N1甲流一线地区,参与过肺结核等传染病的防治工作,有着丰富的防疫经验。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娄晓民临危受命,被任命为河南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技术专家组副组长,与多位专家共同参与省内防疫工作。
  疫情紧急,刻不容缓。娄晓民一直奔波在省内防疫工作的路上:去往省内高校进行调研、处理学校卫生问题、整理上百万师生的疫情认知调查报告、做客河南电视台回答“网上教学”热点问题……很多时候,一场会要从下午两点开到晚上九点,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吃点饼干、喝口水就继续工作。
  娄晓民说:“在其位谋其政,我要对得起共产党员这个身份,要承担起一名共产党员、一个郑大人的责任和担当。”
  据悉,当娄昊告知父亲自己主动要求上前线时,娄晓民确实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儿子的信任和期待。他叮嘱儿子:“防护在传染病中极为重要,责任重大。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和其他医护人员,切忌马虎大意。”
娄晓民说,疫情防护是儿子的本职工作和职责所在,他有责任把46个人全都安全带回来,“疫情当前,国家需要他上前线,人民需要他守护!无论是作为共产党员还是郑大人,他都义不容辞”。
  链接:http://mengma.jinbw.com.cn/queryNewsStringById.do?newid=12078656&flag=1&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2020年2月28日 郑州日报客户端

                      支援湖北医疗队院感医生娄昊: 全力守护一线医务人员安全
  院感医生,站在污染区和清洁区的边界,确保每一位医务人员防护到位,负责把他们送进病房、从污染区安全地接回来,被医务人员亲切地称作“安全守护神”。
  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作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唯一一名院感医生,娄昊肩负着整个医疗队46人的安全职责。2月2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他的战“疫”故事,记录了他在武汉一线为其他医护人员做好防护工作,当好“安全守护神”的点点滴滴。
  娄昊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科医生,已在防疫一线工作多年,烦琐的防护服穿脱流程他早已牢记于心。自2月4日随队到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以来,娄昊一直负责医疗队46人穿脱防护服、把控防护服质量的工作。尽力为每一位医务人员穿戴号码最合适的防护用品,用皮筋或者塑料袋保证鞋子不掉、用透明胶带粘牢手腕缝隙……这些,是娄昊摸索出来的小窍门,也是每一位医务人员可以交付后背、安心奋战的保障。
  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一天有四个交接班:凌晨2点、早上8点、下午2点、晚上8点。为了保证一线同事的防控安全,把好“防护屏障关”,娄昊参与了全部4班的交接。每次交接班,娄昊就跟着上班的人去方舱,指导进舱人员穿戴防护品,再去污区外,近距离、一对一地逐步指导出舱人员无暴露脱除防护,而他自己只能在交接班的间隙才能回到酒店休息一会儿。睡眠时间每天不到6个小时,每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碎片式睡眠就成了娄昊的“新常态”。
  当娄昊在武汉一线全力以赴战“疫”时,他的父亲娄晓民教授也正在河南积极参与省内的防疫行动,为全力保障后方家乡的安全贡献自己的力量。作为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技术专家组副组长的娄晓民,一遍遍地叮嘱儿子:“防护在传染病中极为重要,责任重大。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和其他医护人员,切忌马虎大意,把46个人全都安全带回来,是你的责任!”
  链接:https://zzrb.zynews.cn/html/2020-02/28/content_1144585.htm


郑州大学版权所有,禁止非法转载!2020-08-06 18:39:38
兼容Internet Explorer 8+、Firefox 18+、Safari 5+、Chrome 22+、Opera 12+等浏览器
版权所有 郑州大学 2000-2020